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104|回复: 0

天堂游之西湖之魂孤山行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0-4-26 08: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专程到杭州去旅游,只在恋爱时和未名同学去过,留下许多甜蜜的影像。当年走的地方并不多,只到岳王庙和灵隐寺,然后就是逛延安街了。后来去因公因私去杭州,一般也就到西湖边走走,晚上去欣赏下喷泉音乐。一直以来心里有个愿望,把西湖走遍,再登遍西湖边群山。

这回到浙大玉泉校区(原杭州大学)培训一周,早晚锻炼有时间可行。次日(周二)早叫起同房的保尔同学,从天目山路转保椒路到西湖边,走白堤,顺孤山西路,过西泠桥,岳王庙,转曙光路、杭大路,回到汉庭,一周末8.24公里,费时一小时二十四分钟,最快8分45秒一公里,可以说是暴走了,保尔同学因未带运动鞋,穿着骆驼牌的大头皮鞋舍命陪我,把脚走坏了,次日遂不得行。
周三早起从黄龙洞上,登宝石山。先到初阳台,下行复上行,至乌石峰,为望湖之最佳处。巨石簇拥一起,堆有一门,上可观西湖全景,远至雷峰塔也可见。忽乌云搅天,湖光天色加上湖边高楼林立,山麓保俶塔静默矗立,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云中偶尔光线杂射,如魔幻世界。暴雨狂至,有伞难举,被逼避雨于石门之下。本来登宝石山是来看保俶塔的,却发现乌石峰这样的适于少年儿童攀爬游戏的好地方,心想以后一定带儿子来爬爬。









周五上午溜号游孤山。


最早知孤山,是少年时读的白居易的诗“孤山寺北贾亭西,水面初平云脚低。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新泥。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荫里白沙堤。”白居易在杭州当过太守,是对西湖做出贡献的几位有影响的名人之一,他在杭州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诗文。我们就从诗人之功的白堤起处断桥开始吧。



北山街接白堤处,亭子内立有西湖十景之断桥残雪碑,边上庑廊挂着那副著名对联:“断桥桥不断,残雪雪未消”。









断桥过去,白堤中间还有一桥,名曰锦带桥。





《水经注》云:水黑曰卢,不流曰奴,山不连陵曰孤。《御鉴孤山志》说:钱塘之胜在西湖,西湖之奇在孤山。孤山既是风景胜地,又是文物荟萃之处,南麓有文澜阁、西湖天下景、浙江博物馆和中山公园,山顶西部有西泠印社,西麓有秋瑾之墓,东北坡有放鹤亭等。那么小一块地方,每一寸踏去,都是金灿灿的文化。



右行,沿北里湖边走,湖上一片绿荷。左边有鲁迅石雕像。绍兴名人也搬到孤山来了。



前行乃是纪念林启的林社。


林启(1839—1900年),字迪臣,福建侯官(今闽侯)人。做过四年的杭州太守。为杭州近代教育之开拓者,浙江大学前身“求是学院”、浙江丝绸工学院前身浙江蚕学馆、养正书塾的创始人,培养出邵飘萍、陈独秀、许寿裳等杰出人才。“求是学院”第一批招生,章太炎为第一名,却不去读。林启为浙江教育做出巨大贡献,为先驱者。林启墓石牌坊有一联:树人百年,树木十年,树谷一年,两浙无两;处士千古,少尉千古,太守千古,孤山不孤。横批:古之遗爱。林启生前有“为我名山留片席,看人宦海渡云帆”的诗句。







林社的西面,有两棵五百年的老樟树,樟树下的九曲桥,连接着林和靖的放鹤亭,那里,通向历史的更深处。
林社后古樟树上一只松鼠在活动。



放鹤亭,纪念的是宋代著名隐士“梅妻鹤子”的林和靖。林和靖在孤山,人格化了梅花,人花相印,博得千秋清名。林启在杭州时,十分仰慕隐居孤山的林和靖,为了延续孤山的梅魂,他曾在那里补种了上百株梅树。

亭子正面首联为林则徐所撰:世无遗草真能隐;山有名花转不孤。
内柱王文中题联:“山孤自爱人高洁,梅老惟知鹤往还。”

西侧柱联为吴棣华题:华表千年遗蜕可闻玄鹤语,孤山一角暗香先返玉梅魂。
东侧为范松上题:梅花已老亭空鹤,处士长留山不孤。





放鹤亭匾额为杨学洛书。杨学洛,字云门,杭州人,清代书法家,写碑高手。



林和靖在孤山植梅360株,养鹤作信使。以梅鹤为伴,人称“梅妻鹤子”。
其最有名的诗作:《山园小梅》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说林和靖一生不娶其实是不正确的,他是有情之人,他的后代一支在奉化,一支漂洋过海到了日本,还是日本人制作馒头的祖先。所以他是有爱情的,不然就写不出如此动情的《长相思》来。
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对迎,谁知离别情?
  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


隐士越隐,显贵越要探寻。林和靖与大诗人梅尧臣成为世交,与范仲淹是好友,历任太守中至少有五人与他交往甚密。宋真宗赐他“和靖处士”,仁宗赐谥“和靖先生”,还赐之粟帛。



亭中有《舞鹤赋》刻石一块,文章为南北朝鲍照所著,字迹系清康熙帝临摹明代书法家董其昌所书。全赋466字,栩栩如生地描绘了鹤的美丽动人的形象和能歌善舞的才能。





亭子的右侧建有所养鹤“鹤皋”的鹤塚。六角形的鹤塚在一个与西湖相通的大水池中,上有一对铜鹤,在红梅、绿竹、青松的簇拥中颌首敛翅默然而立。这处西湖东北麓最为精致的地方,被誉为“梅林归鹤”,在清代便是西湖十八景之一。



孤山北麓的林和靖墓。
他在生前预修好的墓前吟诗:
湖上青山对结庐,坟前修竹也潇疏。
茂陵他日求遗稿,犹喜曾无封禅书。



元朝时,杭州馒头点心大师林净因而建设的。林净因于1349年去了日本,并将中国做馒头点心的技术传到了日本,成了日本馒头点心的祖始爷。其子孙的店名叫“盐濑”。1994年10月,川岛英子代表日本馒头点心行业,寻根访祖,在孤山上建亭设碑,以表彰林净因对日本食品文化的贡献。



继续沿湖边行去,有一六角方柱的古朴石亭,名“云亭”,建于1920年,为岭南金石名家、诗人许炳璈筑,许氏字奏云,故以“云”名亭,其旁凿石贮山水,称云泉。
亭子通透、简洁、素朴,往来西泠桥与放鹤亭之间的游客,大多会与它擦肩而过。你若细品,就会发现六根方柱四面用楷、隶、行、篆等各种字体,镌刻着一批耐人寻味的楹联。
只是经百年风雨,有些字已经消融难辨。
张权题:南海荔枝熟;西湖荷花香。
陈辅臣题:青山有例归高士;素月对人如古禅。
又题:此地擅湖山之胜;其人与梅鹤有缘。
崔永安题:十亩苍烟秋放鹤;一亭香雪夜横琴。
又题:千年老鹤三生石;万树梅花四照亭。
张其淦题:有客梦中来,为说二百年因果;待君天上去,更栽三萬樹梅花。
泉边青山伴回音;湖畔石亭读书经。
斯世竟何之,幸得傍孤屿梅花,岳坟忠柏;此心无所恋,却未舍钱江夜月,珠海乡云。
许炳璈自题联:无怀葛天以上,美人名士之间。



云亭建成后,康有为题亭匾曰“梅花小寿一千年”。许炳璈70大寿之时正在浙江巡抚任上,前来拜寿的子孙也正好70个。清末著名学者俞樾专门为他书写一副对联:“聚儿孙内外得七十人,登堂同拜生辰,从古汾阳无此盛;合夫妇倡随成百廿岁,转瞬再周花甲,如今吴会是初筵。”
许炳璈为鲁迅之妻许广平的叔父。



在放鹤亭和云亭之间的绿化带上,有一块柳亚子祭冯小青墓题碑,碑记由近代诗人柳亚子题、李叔同亲笔书写。碑文不长,刚劲有力的北魏笔法力透纸背。李叔同先生出家前所书的碑石极为少见,有可能仅此一幅。柳亚子的文章、李叔同的笔迹,这两位我国近代史上的文化名人合二为一,给西湖边留下了一处珍贵的历史遗存。



碑文记述的是1915年夏五月,京剧名旦冯春航来杭州演《小青影事》中的冯小青,观者莫不动容。当时,冯春航请求正在杭州的南社社员指点自己的表演,南社社员之一的柳亚子说:"盛会难再,我们当去孤山玛瑙坡冯墓前凭吊,为这个薄命的女诗人留个纪念"。

"冯郎春航,能歌小青影事者,顷来湖上,泛棹孤山,抚冢低徊,题名而去,既与余邂逅,属为点染,以示后人,用缀数言,勒诸墓侧,世人览者,倘亦有感于斯。民国四年夏五,吴江柳亚子题。"
时年36岁的李叔同,"在西泠印社参加南社临时雅集,与柳亚子等二十余人,凭吊孤山冯小青墓。为书同游诸子题名,立石于墓侧"。
冯春航是民初戏剧名伶,以擅长演明末才女冯小青的故事著称。

从冯小青墓的题刻可以体现出孤山的文化之深厚,可以用一句俗话来形容:“路边踢到一块石头都是文物。”



亭后原是西湖历史上的著名胜迹“玛瑙坡”,这里“碎石文莹,若玛瑙然,人多采之,以镌图篆”。



坡西头有中山纪念亭。



纪念亭下左折入谷,有陈英士像。



陈英士,名其美,同盟会核心成员。



谷中《海蛙牧羊》雕塑,取材于“鸡毛信”,那些羊形态各异,神形俱备,难得的佳品。



出谷继续沿湖前行,为清雪庐,吃饭的地方,作风建设后,难得有客。







庐前一棵罗汉松,有些年代了。



西泠印社西坡石牌坊。对联:印传东汉今犹昔,社结卤泠久且长。
西泠印社因G 20峰会而整修,暂不得入,遗憾后补之。







中国印学博物馆。躲雨之际细品历代之印。



西泠桥附近公园西门。



西泠桥畔的秋瑾墓。
秋瑾于1904年参加光复会,奔波海内外,鼓动革命,组织军队。1907年牺牲于绍兴轩亭口,年仅32岁。她生前敬慕民族英雄岳飞,曾对亲友说,如不幸牺牲,愿埋骨杭州西泠,现墓为1981年迁回重建。墓以花岗石砌筑,方座形,高1.75米,正面嵌大理石,上镌孙中山题“巾帼英雄”四字。



从秋瑾墓向南折回,



有一幢两层三开间的中式楼房掩映于绿阴丛中,乃是一代国学大师俞樾的旧居,人称俞楼。


俞樾(1821-1907),字荫莆,号曲园。浙江德清人,道光三十年进士,曾任翰林园编修、河南学政,去官潜心学艺研究,擅长古文字学,著述颇丰,为一代朴学大师,弟子有吴大筱,徐花农,章太炎、吴昌硕等。此楼为弟子及友人集资所建。门上有俞樾自撰联:合名臣名士为我筑楼,不待五百年后,斯楼传矣 傍山北山南循地选胜,适在六一泉侧,其胜如何 ?周国城书。
李鸿章与俞樾同为道光进士,有人将他们相提并论,说“李鸿章拼命做官,俞曲园拼命著书。”俞曲园著有《春在堂全集》五百余卷,他非常喜欢西湖,写了许多赞美西湖的诗句,其中描写九溪的诗:“重重叠叠山,曲曲环环路,叮叮咚咚泉,高高下下树”。其曾孙就是现代红学家俞平伯。




堂上正中为俞樾画像,两边悬联:千古一诗人,文章有神交有道;五湖三亩宅,青山为屋水为邻。



俞园后景。



六一泉亭。



俞园东面,为楼外楼。杭帮菜代表菜馆之一,建于1848年,创始人是洪端堂。
客中客入画中画,楼外楼看山外山。



游舫式饭馆。



烟雨中眺湖上三岛。



再过去是浙江图书馆古籍部,原文澜阁藏书转藏此处,不对外开放。



中山公园对面的光华复旦牌坊。



中山公园位于孤山中部,南宋理宗皇帝和清帝康熙都在此营建行宫、御花园。
1927年为纪念孙中山先生,改称中山公园。门前这对石狮是明代遗物。



大门后是清行宫遗址。地上铺设木板栈道。路尽头的石壁上镌有“孤山”两个丹书大字。



石壁的两旁各有一座石亭,建于1920年代,是为感谢南洋华侨资助灾民而建。



沿着石壁东侧的台阶而上,则是一座宽大的平台,森森的中山林由此而舒展,漫山遍野,涌绿耸翠,飘香留芳。
孤山最高处,海拔38米。领要阁遗址。



绿云径。
指的是道旁奇石,不是山顶小路。“绿云径”是杭州孤山满清皇帝行宫的少数遗物之一,当年康熙喜爱之物。



其特点是瘦、皱、透、漏、秀。



团结亭。



山巅之四照亭。
四照亭有浓重的北方园林风格,虽仅是单檐四角攒尖的方亭,却色彩明艳、气宇轩昂;琉璃瓦、大红柱子,还有那明显表现出如福寿康宁等寓意的木雕和女墙围栏,都在暗示它并非产自江南本地的民间之物。浙江巡抚李卫建造此亭时取了康熙皇帝御题“云峰四照”而得“四照”之名。
《老残游记》作者厉鹗有七绝《早春登孤山四照亭》云:
  涩蹬盘回竹尾斜,东风先入梵王家。
  吟筇更上梅多处,四照山光四照花。



折回,平台东面庭园中央是以苏东坡诗句命名的西湖天下景亭,亭上一副以不同字体书写的楹联十分引人注目:水水山山处处明明秀秀,晴晴雨雨时时好好奇奇。
横额挂匾:西湖天下景。附上四列小字:康南海题西湖联,有如此园林,四海游遍,未尝见之语。弥觉坡仙此句可珍也。落款是二十三年春 陇右黄文中。此联称为“连珠对”、“踩花格”,不但顺读、倒读皆可,还可如脚踩花步,循环反复,读成: 水处明,山处秀,水山处处明秀;晴时好,雨时奇,晴雨时时好奇。



再回到西湖边,乃是浙江博物馆。









文澜阁。位于浙江省博物馆内。



初建于清乾隆四十七年(公元1782年),是清代为珍藏《四库全书》而建的七大藏书阁之一,也是江南三阁中唯一幸存的一阁。文澜阁是将杭州圣因寺后的玉兰堂改建而成的,建成于乾隆四十八年(公元1783年)。










文澜阁是一处典型的江南庭院建筑,园林布局的主要特点是顺应地势的高下,适当点缀亭榭、曲廊、水池、叠石之类的建筑物,并借助小桥,使之互相贯通。


园内亭廊、池桥、假山叠石互为凭借,贯通一起。主体建筑仿宁波天一阁,是重檐歇山式建筑,共两层,中间有一夹层,实际上是三层楼房。



步入门厅,迎面是一座假山,堆砌成狮象群,山下有洞,穿过山洞是一座平厅,厅后方池中有奇石独立,名为“仙人峰”,是西湖假山叠石中的精品,与杭州曲院风荷之“绉云峰”、苏州留园之“冠云峰”合称“江南三名石”。








敷文观海:鸿飞燕归往事恍如烟霭,星移斗转翰墨犹似芝兰。







趣亭



西面雷峰塔文物馆。
雷峰塔旧影。


雷峰塔遗址发掘出来的文物。









浙江西湖美术馆。


湖边的梅鹤轩:胜地重新在红藕花中绿杨阴里 ,清游自昔看长天一色朗月当空。



对面进去50米为白苏二公祠。



英爽颉颃:欲共水仙荐秋菊,长留学士居西湖。



易居乐天:但是人家有遗爱;曾将诗句结风流。



韵分西子,柳堤边,思一镜画图亲手构;政惠杭州,梅屿, 设两樽芳醴肃容瞻。



白居易守杭事迹图——千里赴任;倾听民声;筑堤兴利;刻碑立法;留俸归公;惜别杭城;吟咏湖山;浚治六井。



风华终古在唐宋诗词两大家,黎庶至今思湖山俎豆双贤守。







围着孤山转了一圈,回到白堤西端的西湖十景之一平湖秋月。
它背靠孤山,面临西湖的外湖,景观沿湖一排敞开,包括御碑亭、水面平台、四面厅、八角亭、湖天一碧楼等建筑。







静观万物,欲平天下有如湖;佳景四时,最好秋光何况月。




平湖秋月:万顷湖平长似镜,四时月好最宜秋。



湖天一碧楼。清末民初犹太富商,“冒险家”哈同的私人别墅“罗苑”,后为西泠书画院的院址,由西泠书画院首任院长著名书法家沙孟海先生起名和题写的。
哈同(Silas Aaron Hardoon,1851年-1931年6月19日)是19世紀末、20世紀初中國上海的一位猶太裔房地產大亨。也许现代人们不知道这位清末民初犹太富商,“冒险家”。但现在的人们不可能不知道上海滩的南京路。 哈同用“红木”铺成了南京路——使用价值不菲的硬木,铺出了一条上海滩最有名的南京路。用红木铺路则被人视为房地产商的作秀之举。却獲得巨大成功(哈同当年在南京路一带开发了自己的楼盘后,佔有南京路地產的44%),为刺激地价,他出資60萬兩白銀用从国外买来铁藜木,从外滩到西藏路,把整条南京路全部铺成了平展的的木面马路。此舉不僅提高了其在上海的知名度,使南京路成为远东乃至世界最有名的的商业街。更使其在南京路的房地產大為增值,也使哈同成為了上海最富有的富翁之一。 欧斯·爱·哈同。六岁时父亲去世,他拾破烂,捡煤核,拣瓜皮烂菜维持生活。后来他跟他叔叔从印度来到上海。这个犹太从一贫如洗的来到上海,,到1931年6月19日病逝时,已在上海滩拥有土地449.098亩,市房812幢,住房544幢,办公大楼24幢,旅馆饭店4家,仓库3座。建于1904年的爱俪园(俗称“哈同花园”注:在上海),更是占地300亩,小桥流水,奇山怪石,景致之佳居上海私人花园之冠,被誉为“海上大观园”。
其妻罗迦陵(中国人)与清朝隆裕太后拜了干姐妹,清朝封罗为“大清国正一品夫人”,赠哈同“二等第一宝星”,还免费赠送60名太监给他。无形之中,满清朝成了哈同事业前行路上的助推器。 哈同一边与清廷结交甚欢,一边又与革命党人章太炎,蔡元培,蔡锷孙中山,私交甚笃,左右逢源。民国时期,北洋军阀中的恶棍杨善德,卢永祥也都曾是哈同的贵宾。冯国璋、徐世昌、黎元洪、曹锟当总统时,也均授予哈同各等嘉禾勋章。





月波亭:欲把西湖比西子,更邀明月说明年 。




徐文长有首描写“平湖秋月”藏头诗:
平湖一色万顷秋,
湖光渺渺水长流。
秋月圆圆世间少,
月好四时最宜秋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szriders.com/thread-14080-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