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84|回复: 0

金冰镐奖得主齐默尔曼:气候变化让登山变得更为困难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1-10-19 10:25: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气候变化越来越多地给登山者们带来困扰,即使是顶尖的登山家也不例外。以前干燥的地方现在开始有大量降水,而以前寒冷的地方现在也变得暖和起来,并引发岩崩或者雪崩。格雷厄姆·齐默尔曼(Graham Zimmerman)是去年夏天从喀喇昆仑山脉空手而归的人之一。

齐默尔曼出生在新西兰首都惠灵顿,他的美国父母在他四岁时回到美国,现居俄勒冈州本德市。35岁的他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登山运动员之一。2014年,他与搭档Mark Allen在阿拉斯加的Laurens山上开辟东北扶壁上的新路线而被提名金冰镐奖;2020年,他和Steve Swenson, Chris Wright以及Mark Richey首次登顶喀喇昆仑山脉的7000米级别山峰Link Sar,正式获得了这项登山界的“奥斯卡奖”。格雷厄姆接受媒体采访时回答了关于气候变化影响高海拔山峰攀登的问题。


▲格雷厄姆·齐默尔曼
去年夏天你和Ian Welstedt试图通过西山脊的一条新路线攀登K2。由于山上的气候条件,你停在了大约7000米的地方。那里究竟是怎样的?



▲ 在K2西山脊
在7000米处,路线从一个清晰的山脊过渡到一系列由沟壑贯穿的扶壁。这就是一个决策点,从那往上我们就不能在山脊上爬了,而且头顶上还面临着更大的危险。

总的来说,我的经验表明,在6500米以上,白天的温度足够低,攀登是安全的。但在关键的7000米处,我们看到阴影处的温度是14摄氏度以上。

这导致了大量的崩塌事件(包括岩崩和湿雪崩),从我们在山脊上搭建的小小庇护所的周边倾泻而下,而且天气预报显示天气会继续变暖,所以我们决定放弃。

你之前已多次在喀拉昆仑山脉的夏季探险,比如2015年,你开辟了7000米级别山峰K6上的一条新路线;2019年,你又成为了7000米山峰Link Sar的首登者之一。在这之后的喀喇昆仑是不是变得更加不可预测?

我已经在这个范围内攀登了7-8年,这只是一个小样本,但科学家表明,这个范围正在变暖,有更强的季风使天气变得更难以预测。这一切当然都与人类活动造成的气候变化直接相关,我在这一领域的经历恰好支持了这些发现。

你不喜欢在拥挤的常规路线上攀登高山,你倾向于以干净利落的方式尝试从未攀登过的山峰和新的有挑战性的路线。在气候变化时期,这些志向高远的目标是否会变得更加困难?


▲ 在K2西山脊晒太阳
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因为尝试去首次攀登一座高山,很大一部分是理解你能控制什么和不能控制什么。随着越来越多的事情超出我们的控制(由于气候变化及其相关的地缘政治影响),事情变得更加困难,但与此同时,我们面临着挑战。反过来,我们也可以带着用来推动解决这些问题所需的政治变革的故事回家。

你从K2的失败中得出了什么结论?你会收起你8000米山峰探险的野心吗?
这是个很难的问题。我还没有决定下一个目标,但在这些巨大山峰的艰苦攀登却一直激励着我。
你称自己为“气候倡导者”,那么你对登山者有什么建议吗?


▲ 西山脊左侧的K2
作为登山者,我们直接面对的是世界上的高海拔和高纬度地区。这些地区是地球上受气候变化影响最大的地区,他们就像是“矿井里的金丝雀”,会第一时间反映出环境的变化。因此,我们应该关注并利用我们的故事作为工具来推动我们需要的系统性变革,以管理碳排放。

就我个人而言,我与非政府组织“守护我们的冬季”(Protect Our Winters)合作,帮助推动这种系统性的变革。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szriders.com/thread-33983-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