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104|回复: 0

我曾站在每个城市的高岗上……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1-11-1 10: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苏然的户外旅行》
过去的一年时间里,由于疫情的阴晴不定,基本上没有制定什么长线旅行计划。日常就是各种纪录片的轮刷,刷完海洋、刷美食。由于国内实在没有让我提得起兴趣的潜点,于是便开始了美食之旅,还去了心心念念的新疆,这样,算是把大陆各省完满打卡。
对于很多都已经是第二、第三次去的城市,也依旧喜欢,充满好奇。
我的全国旅行
每个地方的旅行我都会有所记录,甚至到现在都像是影集一样在我脑海里随时可以翻开。
西藏的伯舒拉岭我写过一篇《国境以北横断以西》,是我长达两周的心理记叙;
河北蔚县的小五台山的那一朵金莲,念了三年终于如愿;
曾在大五台山的文殊菩萨前登山许愿,雀儿山惊险归来后再去转五台还愿;
漳州的土楼是《大鱼海棠》那年的念想,如今也真的去了,对自己心怀感激……


我曾漫无目的的坐上一趟高铁,路过霞浦便下了车,看过了早晨霞浦日出时的双色滩涂,也满足了“100件事”的其中之一:在海边的沙滩露营。




顺着海岸线往南,便去了泉州这个美食之都,吃了两天都不曾重样的美食,竟然在最近的美食纪录片中再次看到曾经吃过的好几个小店。


厦门的中山街和八市是我每次必去的地方,中山街里藏着各种各样的美味的食物和努力的人,集美的小城里除了青春的味道,更是一个特别的记忆。




潮汕对于食材的讲究和分解是小时候电视里的记忆。能够在有限的次数内,吃到当地最正宗的牛肉火锅和鱼生已是知足。


江西的辣,是让我第一次能够想到川味;但上饶、婺源的辣也是在我的食味记忆里能够排的上的,毕竟目前的第一名是云南的傣族牛肉。
江西很多个城市基本都是因为户外线路而出行,因为距离不远不近的恰到好处,加上每年一次的武功山,去了江西至少十次以上。还有南昌、景德镇、玉门、鹰潭等等…




除了山西的面食之外,西安也有一顿让我从此再也忘不掉的——裤带面。那是连夜从鳌太线下山之后吃到的第一碗面,一位大爷晚上9点多被我们叫醒后,十分热情的帮我们四个人烧了一大锅,那也是第一次吃掉那么大的两盆汤面,配着一位大哥自带的灵芝海马酒倒头就睡。
第二天早晨的木耳鸡蛋的食材,也是目前为止尝过更好的了。那趟旅行,让我看过了最美的银河之后,经历的暴风雪,也知道了高反和晒伤。




云南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来了,哈巴雪山是独自完成的第一座雪山,伯舒拉岭也是从香格里拉出发一路向西,后来还去了大理海洋馆自由潜。
最近一次是从昆明出发,经建水、蒙自、弥勒、玉溪的自驾之旅。在去程看到左侧抚仙湖的时候就决定,回程一定要在抚仙湖边露营一晚,结果是湖边处处好风景,一挑再挑到了11点才睡下。
在这几个城市里,我最喜欢的就是蒙自了,因为这个城市的规划,几乎满足了我小时候对于理想生活的所有幻想。城市很浓缩却又很温柔,关键还有好吃的石榴和各种水果。




西双版纳和香格里拉有什么不同,我以前是不知道的。我只觉得这两个地方都很贵——路费很贵。毕竟每次的香格里拉都是路过停留了一两天,对于看多了孤景之人而言,充满人气的西双版纳告庄夜市倒是特别的。
傍晚之后,会突然冒出来大片大片熙熙攘攘的人群和烟火气,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集合了这个城市所有的精华。
另外,啰啰冰屋是真的值得吃上三天的美食小铺。




很早之前桂林的漓江徒步是我第二次户外旅行,也是自己一个人完成的,从桂林经冠岩、杨堤、兴坪到阳朔。曾在漓江的竹筏上摇曳入梦,半夜还可听到打鱼人行过的水流声。
再入广西是去南宁潜水,这是一个遍布着很多淡水潜洞的地方,虽然没有尝到陆川猪,和特别记忆深刻的桂菜,但好在AIDA3星一把过,也算对得起这趟旅行。




对比海南省几个城市来说,我最喜欢的是海口。这里有着广东和潮汕的熟悉的味道,海口人的音乐也满是怀旧。
相对飘散着东北味儿的三亚来说,海口让很多本地人的生活方式得以保存,它容纳、融合着这个岛上原本就生活的住民。
万宁是我一直想去而未去的地方,大概下次去的时候要待上个把月,如果能每天有buddy一起下水的话。


几次到广州都是有着有趣的故事,让我对于这个城市不断不断的改变认识。小时候的认知里,这是中国工厂的聚集地,经常会有扫黄打黑的新闻曝出。但为了寻找食物而走进各种小街巷之后,发现这个城市真的很舒服。
它并列几大都市之中,却是难得对当地人有足够包容的城市,这一点倒是和重庆有些相似。发展并不是一个城市的主旋律,广州城里依然保留了原生的生活气息和生活方式,它接收外来的、舶来的,也坚持自己的。
如果不是房价和潮湿的天气,我真的想待在这个特有气质的城市。


立春的时候,我去了延吉吃了碗冰渣渣的冷面,只是感觉,这个曾经中、日、朝、韩、俄的汇聚之地,在疫情之后甚是冷清,如果美食没有应有的氛围,那自然味道也不会记忆深刻。
这里生活了很多远道而来的打工人,他们早早的来到这里谋生、定居,这个城市里到处可以听到朝鲜语的“欧巴”,而且是从美丽的姑娘们口中说出。


刚刚入秋的满洲里已经是盖了好几层冰雪了,客栈老板调的蓝色鸡尾酒在暖气充足的房间里后劲十足。(现在的我也在研究调酒~)虽然正宗的羊肉没有吃到,一顿丰盛的俄餐带来直接而迅速的饱腹感也让我记忆深刻。
行驶在边境白茫茫的草原中,土尔扈特部的大帐吃着冬雪糕,也是提前感受了一把秋季的西伯利亚的寒冷。


说到羊肉,新疆琼库什台的一盆清炖羊肉满足了一年以来的念想。即便再后来去了宁夏中卫,也没有再像新疆那样手抓着大把吃肉的感觉够爽!
新疆的9天自驾也是历来最长的一次自驾,因为日落太晚,真的是每天都不知不觉的开车开到了晚上11点。对于想要睡完全国的我来说,到了新疆怎能缺少一晚露营呢?
巴音布鲁,多好听的名字。睡了!睡了!






时隔四年,再次去到重庆,同一家火锅店,点了同样的配菜。当我尝试不再有明确的旅行目的时,会发现自己喜欢上这个地方的每一个角落。
重庆的城市结构本身就充满了创意,长时间生活在此,必然会由于视觉、出行的立体思考习惯而不断扩大自身的空间思维;这个城市真的太适合创作了,在没有老之前来这里写本书倒是不错选择。




相比于重庆的4D风格,贵阳的3D构造也是有意思的,虽然这里的美食更像是邻近几个省市的融合,但喀斯特地貌所塑造的奇山异水确实让人不断惊奇。打车去往很远的羊皮洞,遇到了一位残疾人的滴滴师傅,他收我一半的路费,因为他听到我兴奋的描述这个景点的时候也打算放松一下自己。于是我们便互相拍下了照片。
来回的路途并不美丽,但却印象深刻,除了污染的工厂,看到的更多的是路边空洞的房屋和稀疏的老人。




成都。因为户外而在四川待着的时间加起来至少有半年,从成都向周围的市、州延伸,可以快速感受极大的差异。成都是年轻的,但四川之外的康定、甘孜、阿坝又是极具特色的,不仅仅是风景的特色,人文建筑对于内地人而言更是稀罕。
贡嘎环线、亚丁三神山、四姑娘山、雀儿山、色达和年宝玉则等线路,都是成都作为中转点。
这个大都会比北上广更有味道,是个十分饱满的城市,它的任何时间都是有人气的,在一些特别的小巷总能看到微醺的酒馆和下厨的老板。成都给我的感觉,不像是赵雷那首歌,更像是周杰伦的《布拉格广场》,这里一定是有爱情故事的地方,也有回忆和痛彻的感悟,充斥着热情、辣味、灯色、美食、甜凉,但广场人散才会自我初醒。






一直以来都以为河南只有嵩山。直到太行之行走完,才感慨,原来家门口就有这奇峰险路。
夏季的北方山峦着实特别,让我深刻理解南北方的自然、气候的区别,第一次因为缺水差点下撤。
走到山西境内借宿,第一次感受到半夜睡觉,鼻腔被干燥的空气所“干醒”。在这样一个险峻而少水的地方,千百年来不断诞生着新的文化,这大概是大自然给予的另一种平衡。




写到这里,为避免流水无意,很多地方不再赘述。
过往的这些地方由于自然环境、历史文化的原因各有特色,但却难掩逐渐褪色消散的感觉。
而现代文明,说的确切点应该是现代社会,正在使之发生了一种新的共同特点:除了省会城市之外,三、四、五线小城镇里很少见到年轻人;单纯的老人、旧式的房子、空旷的城市,这才是它们当下所共同保存的印象。
这似乎是一种该有的搭配和融合,但我却看到的尽是无奈和忧伤。
这些年城市的变换,真的快到来不及回顾,被这迅速的潮涌推着往前。
我们习惯了网络认识新人,习惯了在家拆开快递,习惯了网络维持关系。我们获取一些,也就一定要失去一些,而这些获得和失去,大多数人无法选择的,而这,像极了一场掠夺。
互联网企业的“飞车抢劫”
迅速崛起的移动互联网让我们十分自信的走在了世界第一;这里所指的世界第一,仅仅是移动互联网之下产生的规模第一,并非一个国家、产业、核心能力的第一。
互联网改造了原来很多商业模式。它改变了信息传递的渠道,也变革了商品流通的渠道;原有的省、市、区、县层级的商业归属缩减到1~2级,对于一般老百姓来说是让商品价格更加透明,减少了中间环节,商品应该更加便宜;但最终的结果却是不断演变成为了线上线下同价。
大量的线下门店收入锐减、各级经销商无力支撑,而这些不过是被各种避税的互联网企业抢走了。而原本他们的存在,是可以盘活各个城市之间交易、疏通,创造繁荣的城市和街区。而互联网却以一种极为快速的方式将中间的成本据为己有,与此同时,人和人的交流都开始生疏,各个城市变得支离破碎。
再看看我们的国家和商业,依然不断生产着廉价质次的商品在网络上低价售卖;依然在制造着更多不环保的快递包装;依然缺少核心的生产技术和能力。


除了物质和空间,还有一样,就是我们的时间,也在被掠夺着。当巨量信息爆发的时候,有很多无用的、低级的、不好的信息被释放出来,这些信息不再成束状,而是网状的散开了。每个人都在被迫的接受很多冗杂的信息,占据了我们太多的注意力和时间。
再比如一些软件的交互设计,为了让用户进行沉浸、购买,不断钻研人性的弱点,不是为了帮助人们变得更好,而是为了榨取更多的用户价值和金钱;因为他们总会千方百计的算好,让你去点击购买和申请借款。
国家只管酒不卖未成年,可心智未开的成年人又怎能抵抗新式毒瘾。


对于发展,自然是不能完全否定的,但发展过程中的问题,也是应该正视的,甚至要不断发现问题。互联网和摩托车的本质都是有用的工具,只是看谁在如何使用它。
所谓的企业家们,在设定一个个业绩目标的同时,是否真的有了解实现目标的手段是否经得起道德的考验?他们是否还留有真实、善良的立场和初心?如果不,企业家和资本家怕是要成为同义词了。
而这些,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大概是马克思主义的《资本论》。
这个国家正在“被透支”
中国的互联网企业的发展,离不开全球化的经济浪潮,先看看中国知名互联网企业的资本方和注册地就可知道。可以说,这些企业不断获利的同时,外国资本正在大口吮吸。
不仅如此,他们一面拼命赚钱,还要受制于国外的资本入侵,因为滴滴并非个例。但对于这些内容,我们也只能是略知一二和不了了之。
因为我们的获知受到了阻碍和控制,互联网的天网之下,哪里还有个人隐私。不仅如此,我们对于这个社会是否还存在信任感?偶像人设的崩塌顷刻之间、知名品牌的倒下需要一个头条,我们不知道的有很多都在发生,但我们知道的却是在媒体寡头垄断的缝隙中偶尔被遗漏。而一旦知道,大众舆论就会顺利的朝向所引导的方向吹啊、吹啊。
安全感、信任度、知情权,这些?不存在的。


2021年国家实现了全面小康,也就意味着很多城市、乡镇的人民都开始奔富,对应的基础设施建设也都如期完成。我去到很多偏僻的地方,公路修的不错,房屋和乡镇规划也有番成绩。但走进之后,却很难在街上看到年轻人,很难看到这个城镇在若干年后生气勃勃的样子,道路两旁的房子就好像一个个的纸牌屋,干干的、空空的。
而他们中的大多数,去了大城市打拼,也许是写字楼里加班、也许是宅在家里打游戏、也许还在深夜送着外卖、也许独自在房间开始了直播。
这是发展了互联网20年后的样子。如果说人民是国家的血液,那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看到形如枯槁的样子。


因为互联网的快速垄断,很多企业生存艰难,越来越多的企业只得破产或依附。国家不断完善的民生基础设施建设、国家培养的多样性人才、国家倡导的**特色,都在被当下的无管制的畸形发展所胁迫、碾碎。
这是在透支这个国家这些年来的建设成果,这伤透了大批的奋斗着和建设者们,他们被互联网所抛弃了,因为不会用智能手机连门都出不去。因为互联网在乎的是那些正在创造收入的年轻人,他们没有道德义务来为老年人考虑设计和体验。
再看看我们的文化,相比《觉醒年代》的万象更新、浩气长存,真的是有些倒退了。作为一个政治、经济、军事强国,我们有千古文明,但是否在现代文化、教育上也可以成为一个值得尊重的国家?


微博成了八卦之地、抖音成了新的“中流砥柱”,而这些技术产品,是否在推动着这个国家的文化和文明的进步?它们是被玩坏的工具!它们在创造一种瘾品!它们只服务于商业数据!
同样是一把武器一个军队,在不同党派手中就会产生不同的后果。
如果继续豪无管制的肆意放纵,对**国家文明而言,这会是一场不可挽回的灾难。即便是在美国,TIKTOK依然会遭到封杀,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在抵制的不仅仅是一个短视频工具,而这场舆论也不应该单纯的看作是国际争端。
当所有的商业都在努力往前发展,衡量所有事情效率的是盈利的时候。是否会发现,我们的身边的人只是在讨论如何挣钱、挣更多的钱?除此之外,我们没有任何其他的行为、倡导被公之于众的且获得认同。
我们不是已经达到小康了么?为什么会感觉距离先辈们所描述的**越来越远了呢?如果不是河南洪灾,我甚至都觉得华夏文明早已陌路。我们,即将要失去文明多样化璀璨发展的基础。
我们有责任“不让民众掉队”


在任何时候,都要相信自己的国家。
从最近的新闻中可以看出来,国家大力发展中西部地区的产业、经济;鼓励中小微企业的创新、多样化;加大力度扶持生产创新制造企业;积极展开教育改革和试点;与此同时,国家也开始了在互联网企业的反垄断调查。
这是在快速发展后的一次纠偏。
任何一味的强调发展都是会有问题的,在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来说,这些都是可以被接受和容错。政府的调控手段本身就是滞后性的,但滞后性并不代表着不作为(以南京政府和郑州政府的不作为为例,对此次调查结果也是拭目以待)。
现实社会中的问题总是会有很多很多,而这些问题有没有人提出,向上传播的通道有没有打开,问题明确后有没有得到整改,这是一个现代文明国家所具备的基本能力。职能部门在面对滞后性产生的问题能够快速反应、坚决执行,如果公干们能够偶尔几次996,那这样的国家必会让每一个民众骄傲。


国家倡导的发展方针,先让一小部分人富裕起来,然后带动更大批的后富者。但当下的情况是,先富的标准没有制定,一直在不断追求资本积累,而后富的人一直不断在被榨取劳动价值和用户价值。
《革命者》中所说的“布尔什维克”,是多数派,而当下的多数派不断在被互联网工具所麻痹、不断被创造的消费需求所追逐,工农阶级做着最不被赞赏的工作,快递小哥和外卖员不断被用在媒体的类比句中,但面对资本市场和通货膨胀,他们也是最无力抵抗的那群人。就像《雪国列车》一样,总会需要最尾部的十几节车厢不断提供者生产力和资金流动的多数派。只是现在的多数派,被经济发展的这辆列车拉下了太远,几乎连列车划过之后的微风都感受不到了。
看着很多老年人,他们曾经是国家的奋斗者和建设者,而如今在享受公共服务的时候,因为不理解不会用而受了多少白眼,他们没有获得这个国家给予的尊重和优待。
但作为**的国家,中国的特色要求我们有责任在发展的道路上带上他们,携手共进。


这不像是一篇旅行记录
疫情的这一年多,我不止一次在微信里看到曾经的潜水点出现越来越多的海洋生物,连中国的近海海域都能有鲸鱼路过。如果不是大火、洪水、寒潮,我都以为一场疫情就是大自然打的一个响指。所有的国家都在努力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但这对于虚弱的地球来说又能有怎样的。发展速度的衡量更多时候类似政治任务的GDP,但这么简单粗略的KPI,忽视了太多发展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问题,进而造成的结果是违背了发展的初心。
我很喜欢看科幻电影,近几年很多的电影都会出现一些“正义的反派”角色,他们在抵抗着周围的发展和进步。从诺兰《信条》里的熵减到《星球大战》的原力,都有值得深入理解和思考的入口。
直到灭霸打了个响指之后,我才意识到地球已经超负荷运转了很久,复仇者联盟在找到灭霸的时候,他正在过着采菊东篱般的生活。
我也是直到那一刻才明白为何,灭霸执着却从不解释……


苏然的户外旅行,欢迎扫码关注: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szriders.com/thread-34279-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