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16|回复: 0

爱新觉罗·胤祥(康熙皇帝第十三子,怡亲王)-东城区清代人物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2-9-7 16: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公元1686年-1730年,康熙皇帝第十三子,怡亲王]
               
十三阿哥爱新觉罗·胤祥(1686年-1730年),康熙皇帝之子,别名十三爷、允祥,满洲正蓝旗,封爵和硕怡亲王。胤祥辅助雍正治理朝政,雍正朝时期,怡亲王主管的内务府全面包揽了武器的制作事项,产品包罗万象,从打钉到铸造大炮一应俱全。雍正对胤祥极为信任,故委任他的事务也很多。1730年,胤祥病故,年仅四十四岁,谥号贤,令享太庙。因与雍正感情深厚,雍正将其名允祥改回胤祥,这成为清代唯一不避皇帝名讳的例子。


人物经历


雍正三年,总理京畿水利营田事务,将直隶分作四区,区设专官,负责疏浚河渠,筑堤置闸,区分疆亩,经划沟腾,千里之内,沮洳污菜,都化作良田。江南水道,多致浅塞,因其倡导兴修,数十州县,河流畅通,几千顷良田,悉获灌溉之利。


雍正七年,准噶尔部策妄阿刺布坦父子叛清,朝廷决定对西北两路用兵,奉命参与帷幄,出任首席军机大臣,全权筹措兵马粮草以及各类军需之转输。以所领度之储备充足,调度得宜,而屡博奖谕。


经其奏准,宽免了雍正三年天下“积逋”,恢复了一切“诖误”。曾奉命讯鞫大案,审讯中,不用重刑,以理服人,重证据,不轻信口供。


精于骑射,每发必中。诗词翰墨,皆工敏清新,可惜遗存甚少。临危不惧,猝变不惊,曾随康熙围猎,猛虎突出林间,直面扑来,面不改色,从容操刀,一击而毙,见者无不称其“神勇”。


如汉侍卫之管理,守卫圆明园八旗禁兵之督领,养心殿用物制作,雍邸事务,诸皇子事务,雍正陵寝,凡宫中府中,事无巨细,皆其一人筹划料理,而且“无不精详妥协”,甚合皇上心意。莅事八载,精白一心,从不居功,又极谦抑。


如此事君,皇上待他也非寻常,死後令享太庙,谥号曰“贤”,以褒众美,并以“忠敬诚直勤慎廉明”八字,冠於谥法之上,以示宠褒。还特於奉天、直隶、江南、浙江各建祠宇,以昭崇报。


少年时期


胤祥生于1686年(具体月份存在争议),自三十七年七月12岁的胤祥第一次跟随皇父去盛京谒陵后,直至四十七年九月一废太子事件发生前整整10年间,康熙帝只要离开京师,无论去哪里,必将胤祥带往。仅此即足以说明,康熙帝对他是另眼相看的。胤祥在雍正年间作为皇帝最得力助手的种种表现,也充分表明他除去具备较高的文化素养外,还颇有办事才力,善于协调人际关系,是难得的人材。


胤祥能文能诗,书画俱佳,但流传至今的作品甚少。只有《交辉园遗稿》中少量作品流传下来。康熙四十一年,玄烨南巡,皇太子胤礽、皇四子胤禛、皇十三子胤祥随驾。某日,玄烨在行宫召集大臣和皇子们研习书法。不仅亲书大字对联当场展示,还邀请众人观赏皇四子胤禛和皇十三子胤祥书写的对联,据说,诸臣环视,“无不欢跃钦服”。如此惊叹的举动,自然有阿谀逢迎的成分,但两位皇子擅长书法确是事实。这一年,胤祥17岁,如果不是心里有底,玄烨又怎么会让他同皇兄一起当场献技呢?胤祥继承了满洲人的传统技艺,骑马射箭样样精通。有记载提到,他“精于骑射,发必命中”。有一次出巡狩猎,一只猛虎突出林间,他神色不动,手持利刃向前刺之。见者无不佩服他的神勇。


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前后,皇八子允禩的老师何焯在给家人的信中,也提到十三殿下为皇帝所钟爱者,前途无量。不足20岁的胤祥受到皇父的器重,连供职清廷的汉族文人也一清二楚。但在第一次废太子时,胤祥不知为何,失宠于康熙,终康熙之世,既无重用,也没有受封。(注:网上流行的胤祥曾被“十年圈禁”一说,实为文学影视作品的杜撰。有大量史料,如皇子请安折、出席康熙六十大寿、拉拢文士屈复等等,能够证明胤祥在康熙四十七年至康熙六十一年的十四年间拥有行动自由。)


雍正和胤祥早年的关系,虽然没有太多史料可寻,但可以肯定兄弟俩是亲密无间的。雍正给胤祥的祭文中提到胤祥的算学由他亲自教授,“忆昔幼龄,趋侍庭闱,晨夕聚处。比长,遵奉皇考之命,授弟算学,日事讨论”,每逢塞外扈从,兄弟俩“形影相依”。当康熙出巡只带他们其中一个扈从时,即使短暂分别,两兄弟也会诗书往还。雍正还把他和十三弟唱和的诗作收在诗文集中,使胤祥的少数作品得以传世。


成为怡亲王


在康熙皇帝去世的第二天,入承皇位的雍正便任命胤祥为四位总理事务大臣之一,同日晋升为和硕怡亲王。


在遭受十几年冷落之后,得到雍正如此厚待,胤祥当然竭全力报效,以偿知遇之恩。


雍正初政,胤祥迅速成为雍正的台柱。其理事之才,识人之明达,手段之老练,完全不像个从未与政的皇子。这也坚定了雍正继续重用他的决心。康熙晚年,经济、军事、赋税、刑狱等均已出现危机,哪一件都极为棘手,并非得到新皇帝倚重信任的人就一定能搞好的。初年到三年,胤祥开始担任总理事务大臣、处理康熙、孝恭丧事,总管会考府、造办处、户部三库、户部,参与西北军事的运筹,办理外国传教士事务。三年底,会考府解散、总理大臣卸任,胤祥除了继续以前的各项兼职外,加议政大臣,总理营田水利,领圆明园八旗禁军,办理胤禛藩邸、陵寝事务,密谋筹办军需,还要承担皇帝临时交办的审断案件,代行祭祀等诸多差务,可谓职任繁多。雍正帝曾经十分感慨地说:“朕实赖王翼赞升平,王实能佐朕治平天下。咸谓圣王贤臣之相遇数千百载而一见,今且于本支帝胄之间得之。”胤禛、胤祥兄弟君臣之间的至诚相托和忠心以报,在历代封建王朝中也是极少见的,世人经常用“棠棣情深”来形容二人兄弟情谊。


雍正元年,胤祥受命总理户部。该部所司直接关系国计民生,而且事务繁多,头绪复杂,康熙末年以来积存的许多弊端都亟待解决,胤祥自上任伊始,便勤奋理事,不稍懈怠。首次清理过去遗留的旧案,由于数量颇大,胤祥打破以往常规。采取规定限期和奖励勤勉相结合的办法,将几千宗旧案都理出头绪。当时中央新设会考府,专门负责审核财政出纳,办理清查亏空、收缴积欠的事务。胤祥深知此事至关重要,遂尽职尽责,认真办理。同时,又查出户部亏空银250万两,经奏请皇上,针对不同人群的不同情况,采取诸如直接查抄;把亏空-的职位全部冻结,“如限内交完,伊等应升之缺听其升转”;以类似于分期付款的方法逐年减扣-奖金等方式分别加以解决。对一些与造成财政亏空有直接关系的王公亲贵也毫不容情,连履郡王胤裪等人都被勒令变卖家产清还亏欠。有人因此责怪胤祥过于苛刻无情,然而也正是凭着这种不徇情姑息的认真态度,他才较好地贯彻了雍正皇帝旨意,使亏补欠还,整顿财政取得显著成效。


治河患、兴水利,是历代皇帝都十分重视的国家大计之一。营田一事,与水利相辅相成,但是更为艰难,历经宋元明,屡举屡废。怡亲王认为“水害不去,则田非吾田,尚何营?”因而对此事抱有毅然必行的态度。雍正三年冬,胤祥总理水利营田事务,他不避风寒,经过一冬春的实地勘查,从疏通河道,筑堤置闸,开引河,开挖入海直河,到区域田土疆界,开挖沟渠,他都详细规划,制成水利图进呈。经奏准,设立了营田水利府,将直隶诸河分为四局管辖。胤祥数次亲临指导,修河造田,辟荒地数千里,募民耕种。因治理京畿水利有功,赐御书“忠敬诚直,勤慎廉明”榜。还聘请南方农民教种水稻。一年初见成效,数年之后,使京畿灾荒洼涝地区,变成了千里良田。水灾相对减少。雍正五年(1727),直隶水稻丰收,北方民间不习惯吃稻米,胤祥奏请政府拨款按价收买,以鼓励农民种水稻的积极性。


与此同时,胤祥还注意了解全国各地的情况,当他得知“江南水道,自河淮而外,多致浅塞”,每到雨季,河水泛滥成灾,他又奏请修复江南水利,虽未能亲自前往,他依据属下水利人员提供的资料,指导规划,也收到了可喜的成效,东南数十州县河流疏畅,获灌溉之利。


雍正朝时期,怡亲王主管的内务府全面包揽了武器的制作事项,产品包罗万象,从打钉到铸造大炮一应俱全。五年正月初一日,怡亲王命造“威远将军”铁炮十尊,先话样:“我府内有威远将军炮一位,尔要来将尺寸作法记明,照样造十位。再查废炮内,有此样炮无有?富宁安说过有子母炮架样子,尔向他问明,何样作法?与造办处所做炮架样式同否?尔做一炮架样并炮样,俟我回来时看。遵此。”然后不厌其烦地指示:“此样甚好,着照样做。其圈与挺子比此样要纯厚,楞子亦要浑实些。”最后还要拉去卢沟桥试炮。又同年正月二十二日,西安进竹营炮,怡亲王着照样,但须减轻,郎中海望启奏:“此炮皮薄,若再轻些,惟恐不能保重。今欲将炮膛做径一寸八分。”怡亲王即虚心接纳建议。雍正六年正月三十日怡亲王谕:“着将子母炮续造一百位。”铁炮需配炮车,七年闰七月初三日郎中海望奉怡亲王谕:“造车处已造成炮车三千四百辆,……尔再造六百辆。”又如七年闰七月,怡亲王着做腰刀一万把,赏出征军人用。


除此之外,选武官本来是兵部最重要的权力,然而事实上,雍正七年全国中低级官吏(三品以下)的铨选权却不在兵部,而在怡亲王。


雍正为了对准噶尔用兵,于雍正七年(1729)六月(另有说雍正四年),设立军需房(即军机处的前身)。胤祥及时有效地保证了转运军事供应,不仅理财有方,而且调度得宜。数以千万计的军需,概出于国库,没有向民间另行摊派。胤祥经常采取让晋商秘密购办军需的方式,和雍正配合默契,从没出过差错“挽输数年,海内未尝知有用兵之事”。


雍正六年七月十三日,岳钟琪就军需问题上折雍正。


朱批:交部议奏,本上有旨,所奏军需、造枪二折,暂留中。今日怡亲王家中有点私事,待王行走时,将事情交与王后,下回奏折来批。


雍正八年四月二十二日,岳钟琪上折。折子到北京时怡亲王已亡故。


朱批:怡亲王仙逝,朕之痛惜苦衷实非墨之能谕,朕方寸既乱而兼乏枢机运筹之助……(于是召岳钟琪回京面谕)


胤祥审案,堪称善辨真伪。他主持审理大案数十次,每次审理,疑犯口供都会牵连到许多人,胤祥总是慎重从事,不轻下断语。他总结审狱的经验说:“审案的原则,先观察其(疑犯的)言语表情以洞悉真伪,假设用诚心去打动他,用合理的推断去折服他,没有得不到实情的。如果一概刑讯逼供,刑杖之下,何求不得?但这又使冤案难以平反啊”。雍正称赞他的话是“仁人之言”,命各省有司将此言科成木榜堂署,时时省览。


胤祥还承办了大量繁杂事务。雍正对胤祥极为信任,故委任他的事务也很多。如管领汉侍卫,督领圆明园八旗守卫禁兵,养心殿监理制造,诸皇子事务,雍正旧邸事务,选择雍正陵址等均交给胤祥经营。胤祥竭尽全力,事必躬亲,克尽臣弟之道。雍正夸他办过的实情:“无不精祥妥协,符合朕心。”研究雍正帝的著名学者杨启樵博士从内务府的《活计档》中发现了新的资料,揭开雍正皇帝的宫廷生活面貌。《活计档》是宫内大小工务每天每项的详细纪录,非常零碎但纪录完整,内中显示胤祥不仅负责包括烧彩漆、烧珐琅、交代宫廷画家作画,主持地图出版、镌刻雍正宝玺等等事情。


胤祥和胤禛兄弟两不仅在政治方向上保持高度一致,在审美情趣上也有很多共同之处。朱家溍为《养心殿造办处史料辑览》作序时曾说养心殿造办处最高级管理人员“以怡亲王的管理最为全面、具体,其自身的审美标准也很高”。震钧《天咫偶闻》卷3载,“怡亲王(胤祥)府藏书之所曰乐善堂。大楼九楹,积书皆满。(略)乾隆中,四库馆开,天下藏书家皆进呈,惟怡府之书未进。其中世所罕见者甚多,如施注苏诗全本有二,此外可知。《红楼梦》早期抄本中,己卯本是过录得最早的一个本子,也是出自怡王府(这是第二代怡亲王弘晓)。清宫珐琅彩瓷是中国瓷器中的绝世名品,专供皇室御玩,存世极为珍罕,所知海内外公私机构收藏的总数仅400余件。珐琅彩烧制起于康熙朝末年,盛于雍正朝,延续至乾隆中期以后遂成绝响。烧珐琅作坊全国仅在紫禁城内、怡亲王府和圆明园三处,且统归大内的造办处管辖,造办处亦交由怡亲王负责。


恪守臣道,不仅表现在礼数上,还在于敢于举荐贤能。胤祥待人接物,可谓秉持原则。他为国举贤,向雍正帝推荐优秀人才。尤其是雍正初年,胤祥向雍正推荐了很多年轻位卑的-,这些人日后大多得到重用,像福建总督刘世明、陕西总督查郎阿、山西巡抚石麟、福建巡抚赵国麟等等,一方面,这是雍正新君,急需政治洗牌,另一方面,这些后来官至督抚的各地方大员确有其才,他们构成了雍正朝到乾隆初年整个国家官僚系统的中坚力量,有效地贯彻了雍正皇帝诸多铁腕改革政策的推进实施。


雍正帝用年羹尧主持青海军事,隆科多从中作梗,阻挠他成功。胤祥向雍正帝奏言:“军旅之事,既已委任年羹尧,应听其得尽专阃(kǔn)之道,方能迅奏肤功。”雍正帝听取了他的奏请,不从中掣肘,青海得以平定。川陕总督在康熙十九年就定下专为八旗子弟设置的职位,岳钟琪是汉人,得此官职招来很多人妒忌,-岳钟琪的人很多,《上谕档》(手抄本)中写道:“又如岳钟琪乃不世出之名臣,而蔡珽等蓄意排陷,指为年羹尧之党,屡在朕前奏其不可信。而王(指怡亲王)恳切陈奏,谓岳钟琪才识兼备,赤心为国,必无负恩忘义之事,愿以身家性命保之”。


雍正最是反对臣子结交过深,却曾降旨给臣下,鼓励支持他们多和怡亲王交往。雍正元年六月,山东巡抚黄炳以丁银不均,穷民“无力输将”为由,上折请求援照浙江一些州县“丁银俱随地办”之例,于山东仿行。七月,直隶巡抚李维钧也上折请求摊丁。对这种变更祖制的请求,雍正帝一开始是持否定态度的,黄炳折即遭到了他的严厉申斥。但到李维钧上折,他的态度有了变化,不再坚决反对,只是说“此事尚可少缓。”这种税赋之事,为户部职权之所在,雍正帝交给户部讨论,胤祥总理户部,表示“应如所请。于雍正二年为始,将丁银均摊地粮之内,造册承收。”但此事关系重大,为获得更大范围内的公信力,雍正帝又命九卿詹事科道会议具奏,怡亲王未参与其间,皇帝此时在部院大臣中又无具有影响力的代言人,因此在议复的奏本中,九卿会议以矜恤“有地穷民”为借口,一定程度上驳斥了摊丁入亩的奏议。招致皇帝大怒,严饬九卿会议“依违瞻顾”,下令“仍照户部议行”。此后李维钧上折对雍正诉苦,表示自己因此事为人所攻讦,雍正谕示他多和怡亲王接近,有事可以同其密商。“怡亲王甚待你好,若有为难不便奏之事,密使人同王商酌,他不肯指你落空的,密之,不可再令一人知之”。


胤祥处事低调、韬光养晦,处处谦卑恭敬,绝不恃宠逞能,这不但让雍正赏识,也使别人无从评议。胤祥虽身处高位,却从没有被荣华富贵冲昏头脑,反而更加谨慎,甚至从不在家接待外臣,以免招忌。


作为雍正最信赖的兄弟,胤祥从皇兄那里获得了诸多的恩宠和荣耀。雍正元年,胤禛传旨按康熙年间分封皇子为亲王之例,赐给钱粮23万两。胤祥百般谦退,经皇帝再三宣谕,只收下13万两。胤禛又援引玄烨对待其兄裕亲王福全成例,准许胤祥分封后可支用官物6年,胤祥仍是辞谢。尽管胤祥对于皇兄的恩赐总是竭力推辞,他还是得到了许多相同地位的人不曾享有的殊荣。根据皇帝旨意,原来只归他兼管的佐领人丁全部划归怡亲王府属下,又于亲王定额之外增加一、二、三等护卫共17员,仪仗中也增加豹尾枪、长杆刀各二,以突出他的与众不同。雍正三年二月,又以胤祥“总理事务谨慎忠诚,从优议叙”,特在亲王之外又加封一个郡王爵位,允许他在儿子中任意指封一人,这在清代历史上是没有先例的,胤祥坚辞不受,胤禛也不好十分勉强,遂命给他增加俸银10000两,以为奖励。就连死去20余年的胤祥生母章佳氏也沾了儿子的光。雍正元年六月,皇帝谕将其原有“敏妃”封号提高两级,追封为敬敏皇贵妃;同年九月,又奉旨袝葬景陵。


胤祥曾奉旨到泰宁为雍正勘陵,雍正帝欲将其中一块属于“中吉”风水之地赐给十三弟,但胤祥感到自己不应享受供帝后们修墓之地,遂怵切固辞,又到涞水县自选了一块地,请求赐为安葬之所,胤禛不得已只好依从他。胤祥病危时,就身后事一一嘱咐:殡殓“只用常服,一切金玉珠宝之属,概不可用”。他亲自画出坟院图,叮嘱王妃及诸子说:“不要违背我的话,超越以往的定制。”雍正也说“又如朕每年加赏亲王俸一万两,吾弟悉封贮未动,遗言嘱其福晋及诸子曰皇上所赏当铺及我之产业已足敷尔等之用,此历年所赏俸银可仍旧缴进,以备皇上赏赉之需。”不过后来这怡亲王陵寝,雍正办得还是大大逾制了。


以上这些事例,既体现雍正皇帝对爱弟的格外恩遇,也能看出胤祥其人颇为聪明,不居功,以谦抑为怀,不贪恋某些过分例外的恩赐,同时他克尽臣弟之道,鞠躬尽瘁,在雍正朝前期起到了重要作用,故能始终得到雍正的信任,保持荣宠不衰,被雍正称为“柱石贤弟”。


胤祥在康熙年间就得了叫鹤膝风的病,可能是风湿,也可能是骨结核。之后虽经过调养,但身体状况已经变差。雍正即位后,胤祥承揽了相当多的政务,和辞谢各种恩赏时表现出的谨小慎微不同,胤祥在接受皇帝交给的政务时抱有一种毫不推卸、竭力而为的态度,这和他本人极强的政治责任感与使命感是分不开的。作为户部的主管,他甚至会把库房的钥匙也带回家。监造大炮时,他就在自己家的花园里也摆上一座以便研究。他的儿子弘晓说,自己于晨昏定省之时,常见父亲将“军国重务”带回家料理,“手不停批”,雍正四年怡亲王生了一场比较重的病,四个月间断断续续不能痊愈,皇帝担忧之下甚至出内帑于宫中设谯为亲王的病祈祷,但这个病人本身却丝毫没有闲着,四月份上旬忙着州府重新划分、官兵管理以及云南盐务事宜,四月中旬和五月就亲自去勘探河道,上水利绘图,六月份研究将附近省份粮食调福建以济民,清查当地亏空(这之后就开海禁了),七月份又出京,奏如何新开河道,安排河工。同月,雍正赐予他“忠敬诚直勤慎廉明”的八字匾以示嘉奖,赞扬他“勤勉奉公,夙夜匪懈,即如目今王虽身抱疴疾,而案牍纷纭,批阅不倦,朕闻之实至于不忍”。这样高强度的工作,势必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不利影响。


胤祥负责替雍正勘探陵园,最初是在康熙陵园附近寻访,第一次选中的地方,居然发现穴中有沙子,虽然雍正只说是未足全美,但以胤祥谨慎的性格,应该会非常紧张,于是去远处再次替雍正选陵,这是清皇陵分为东西陵的来由。


七年秋冬,胤祥的身体已经非常不好了,雍正令太医院使刘声芳任户部侍郎,就是让他在胤祥身边为其随时诊疗病情。可胤祥还是亲自和高其倬一起翻山越岭,“往来审视”费尽辛苦,胤祥怕烦扰百姓“常至昏夜始进一餐”。这种身心俱疲的状态加重了他的病势。


八年正月初八,北运河青龙湾修筑减水坝,胤祥想要去现场勘察已不可能,只好奏请将此事交与侍郎何国宗(清朝数学家)督理监修。当时,怡亲王对其一同办理水利的下属说“本图遍治诸河,使盈缩操纵于吾掌之上,岂期一病沉废,已矣何言。”三个月后怡亲王就因病去世了,这番话听来让人不胜感慨,其事业心之旺盛、责任心之强可见一斑。八年二月先农坛的亲耕礼胤祥没有参加(此前他每年都参加)。八年三月雍正连下两道圣旨,让别人代理营田和传教士事务。胤祥病后,雍正对他“医祷备至”,他为了宽慰雍正,“旬月间必力疾入见”。


雍正八年(1730)五月初四日,胤祥病故,年仅四十四岁。雍正悲痛万分,在八年九月初六的上谕中曾说:“朕因忆吾弟怡贤亲王在日,八年以来诚心协赞,代朕处理之处不可悉数。从前与吾弟闲谈中,每常奏云,圣躬关系宗社至为重大,凡臣工可以办理者皆当竭诚宣力以代圣躬之劳,臣心实愿将己之年龄进献,以增圣寿。彼时闻之,深为不悦,以此言为非。今日回思吾弟八年之中辅弼劻襄,夙夜匪懈,未必不因劳心殚力之故伤损精神以致享年不久。且即以人事论之,吾弟费八年之心血而朕得省八年之心血,此即默默中以弟之寿算增益于朕躬矣”。



胤祥的福晋


嫡福晋兆佳氏,尚书马尔汉之女(从一品文职京官)


侧福晋富察氏,佐领僧格之女(正四品武职外官)


侧福晋乌苏氏,头等护卫金保之女(正三品武职京官)


侧福晋瓜尔佳氏,郎中阿哈占之女(正五品文职京官)


庶福晋石佳氏,领催庄格之女(不入流武官)


庶福晋纳喇氏,轻车都尉吴尔敦之女(从三品武职京官,其父官职为纳喇氏受封庶福晋之后得,无实权)
人物关系:鼻祖:
[img][/img]
爱新觉罗·充善 (?~1467)  远祖:
[img][/img]
爱新觉罗·锡宝齐篇古   太祖:
[img][/img]
爱新觉罗·福满   烈祖:
[img][/img]
爱新觉罗·觉昌安   天祖:
[img][/img]
爱新觉罗·塔克世 (1543~1583)  高祖:
[img][/img]
清太祖爱新觉罗·努尔哈赤 (1559~1626)  清朝皇帝,中国古代十大贤君曾祖:
[img][/img]
清太宗爱新觉罗·皇太极 (1592~1643)  清朝皇帝爷爷:
[img][/img]
顺治皇帝爱新觉罗·福临 (1638~1661)  清朝皇帝奶奶:
[img][/img]
顺治孝康章皇后佟佳氏 (1640~1663)  叔祖父:
[img][/img]
爱新觉罗·硕塞 (1628~1654)  
[img][/img]
爱新觉罗·豪格 (1609~1648)  
[img][/img]
爱新觉罗·博穆博果尔 (1642~1656)  
[img][/img]
爱新觉罗·叶布舒 (1627~1690)  
[img][/img]
爱新觉罗·韬塞 (1639~1695)  
[img][/img]
爱新觉罗·常舒 (1637~1699)  
[img][/img]
爱新觉罗·高塞 (1637~1670)  
[img][/img]
爱新觉罗·洛博会   
[img][/img]
爱新觉罗·洛格 (1611~?)  ,满族姑奶:
[img][/img]
建宁公主 (1641~1703)  
[img][/img]
固伦淑哲公主   
[img][/img]
固伦淑慧长公主   
[img][/img]
固伦雍穆长公主 (1629~1678)  
[img][/img]
固伦永安长公主   
[img][/img]
固伦端靖长公主   
[img][/img]
固伦温庄长公主马喀塔 (1625~1663)  
[img][/img]
固伦端顺长公主   父亲:
[img][/img]
康熙爱新觉罗·玄烨 (1654~1722)  清圣祖,玄烨儿子:
[img][/img]
爱新觉罗·弘晓 (1722~1778)  ,满族
[img][/img]
孙子:
[img][/img]
爱新觉罗·永蔓   
[img][/img]
爱新觉罗·永琅   
[img][/img]
爱新觉罗·弘晈 (1713~1764)  ,满族
[img][/img]
爱新觉罗·弘暾 (1711~17)  ,满族
[img][/img]
爱新觉罗·弘昌 (1706~1771)  ,满族兄弟:
[img][/img]
雍正皇帝爱新觉罗·胤禛 (1678~1735)  雍正,清朝第五位皇帝,康熙皇帝第四子
[img][/img]
侄子:
[img][/img]
乾隆皇帝爱新觉罗·弘历 (1711~1799)  清朝第六位皇帝,在位六十年
[img][/img]
侄孙:
[img][/img]
嘉庆皇帝爱新觉罗·颙琰 (1760~1820)  嘉庆,清朝第七位皇帝
[img][/img]
爱新觉罗·永璇 (1746~1832)  
[img][/img]
爱新觉罗·永琏 (1730~?)  
[img][/img]
爱新觉罗·永琪 (1741~1766)  
[img][/img]
爱新觉罗·永瑆 (1752~1823)  清高宗乾隆帝第十一子
[img][/img]
爱新觉罗·永璜 (1728~1750)  
[img][/img]
爱新觉罗·永琮   ,满族
[img][/img]
和硕和嘉公主 (1745~1767)  ,满族
[img][/img]
固伦和敬公主   ,满族
[img][/img]
爱新觉罗·永璘 (1766~1820)  
[img][/img]
固伦和静公主 (1756~1775)  
[img][/img]
固伦和孝公主 (1775~1823)  清高宗乾隆帝第十女
[img][/img]
爱新觉罗·永瑢 (1743~1790)  ,满族
[img][/img]
爱新觉罗·永璂 (1752~1776)  
[img][/img]
爱新觉罗·永璋 (1735~1760)  
[img][/img]
爱新觉罗·永璐 (1757~1760)  
[img][/img]
爱新觉罗·永璟   
[img][/img]
爱新觉罗·永珹 (1739~1777)  
[img][/img]
爱新觉罗·弘曕 (1733~1765)  甄嬛传
[img][/img]
爱新觉罗·弘昼 (1712~1770)  
[img][/img]
侄孙:
[img][/img]
爱新觉罗·永琨 (1743~1802)  
[img][/img]
爱新觉罗·永璧 (1733~1772)  
[img][/img]
爱新觉罗·弘时 (1704~1727)  
[img][/img]
爱新觉罗·弘晖 (1697~1704)  
[img][/img]
爱新觉罗·弘昀 (1700~1710)  
[img][/img]
爱新觉罗·弘昐   
[img][/img]
爱新觉罗·胤禩 (1681~1726)  康熙皇帝第八子
[img][/img]
爱新觉罗·胤礽 (1674~1725)  清圣祖玄烨第二子
[img][/img]
侄子:
[img][/img]
爱新觉罗·弘晳 (1694~1742)  
[img][/img]
爱新觉罗·胤禟 (1683~1726)  康熙帝的第九子
[img][/img]
爱新觉罗·胤祉 (1677~1732)  康熙第三子
[img][/img]
爱新觉罗·胤禔 (1672~1735)  康熙帝长子
[img][/img]
爱新觉罗·胤礼 (1697~1738)  清康熙帝第十七子
[img][/img]
爱新觉罗·胤禧 (1711~1758)  康熙帝第二十一子
[img][/img]
爱新觉罗·胤祎 (1706~?)  清圣祖康熙第二十子
[img][/img]
爱新觉罗·胤禵 (1688~1755)  康熙帝的第十四子
[img][/img]
爱新觉罗·胤祐   康熙帝第七子
[img][/img]
爱新觉罗·胤祜 (1711~1744)  康熙第二十二子
[img][/img]
爱新觉罗·胤禑 (1693~1726)  清康熙帝皇十五子
[img][/img]
爱新觉罗·胤禄 (1695~1767)  康熙皇帝第十六子
[img][/img]
侄子:
[img][/img]
爱新觉罗·弘普 (1713~1743)  ,满族
[img][/img]
侄孙:
[img][/img]
爱新觉罗·永瑺 (1736~1787)  ,满族
[img][/img]
爱新觉罗·胤俄   康熙第十子
[img][/img]
爱新觉罗·胤祁   康熙第二十三子
[img][/img]
爱新觉罗·胤祕   康熙第二十四子
[img][/img]
爱新觉罗·胤祺 (1679~1732)  清康熙帝第五子
[img][/img]
侄子:
[img][/img]
爱新觉罗·弘升 (1696~1754)  姊妹:
[img][/img]
固伦纯悫公主 (1685~1710)  
[img][/img]
固伦温宪公主 (1683~1702)  
[img][/img]
固伦恪靖公主 (1675~1735)  
[img][/img]
固伦荣宪公主 (1673~1728)  叔伯:
[img][/img]
爱新觉罗·福全 (1653~1703)  
[img][/img]
堂兄弟:
[img][/img]
爱新觉罗·保泰   
[img][/img]
爱新觉罗·保绶   
[img][/img]
堂侄:
[img][/img]
爱新觉罗·广禄 (1706~1785)  ,满族
[img][/img]
爱新觉罗·常宁 (1657~1703)  
[img][/img]
堂兄弟:
[img][/img]
爱新觉罗·满都护 (1674~1731)  
[img][/img]
爱新觉罗·文殊   
[img][/img]
爱新觉罗·卓泰 (?~1705)  ,满族
[img][/img]
爱新觉罗·对清额 (1700~1962)  ,满族
[img][/img]
爱新觉罗·永绶 (?~1686)  ,满族
[img][/img]
堂姊妹:
[img][/img]
固伦纯禧公主 (1671~1741)  
[img][/img]
爱新觉罗·隆禧 (1660~1679)  
[img][/img]
爱新觉罗·永干 (1660~1667)  
[img][/img]
爱新觉罗·奇绶 (1659~1665)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szriders.com/thread-34520-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