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17|回复: 0

何广位-埇桥区当代人物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2-9-11 16:0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公元1909年-2004年]
               
何广位1909年生,男,汉族,善擒虎豹,人称当代武松。实则是位胜过武松的旷代奇人。《水浒传》中武松用哨棒用拳脚半天才将虎打死,何广位活捉虎豹仅三拳二脚便制服见功。


他出生于安徽宿县何家坊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里。当时,家中无田,只能靠租来的几亩薄田耕种度日。广位兄弟3人,几乎从没有吃饱过肚皮。父母每日起早贪黑,辛勤操劳,但一年也落不下几粒粮食。作为长子,何广位常常带着弟弟们到田间采摘野菜野果,来填充无米之腹。在兄弟3人中,广位饭量最大,究竟能吃多少,家中无人能知,因为何家的米粮,是不许广位吃得一顿饱饭的。9岁那年,家乡突遭蝗灾,何家几亩薄田的麦苗被漫天的蝗虫吞食殆尽。眼看家中断粮,欲哭无泪的父母只好硬着头皮找人借粮,粮没借得,只借到3斤麦种,但讲好了借一还十。父母将生活的希望都寄托在这3斤麦种上,打算马上耕田补种,也好在来年有点收成。第二天,父母下田耕地,怕家中的老鼠偷吃麦种,就将装着麦种的瓦罐搬到屋子中央,让小广位看守麦种。


望着这3斤麦种,小广位有点心驰神往,他用劲嗅了嗅飘溢的麦香,极力想像着秋后见黄的麦粒和热气腾腾的白面馒头,谁知想着想着他的小手竟不知不觉地伸进瓦罐抓起一小把麦粒,他把麦粒放进嘴里品尝,立即一股清香和甜美透遍了全身,就是这品尝的一小口,立时摧毁了他的整个精神堤防,他再也控制不住了,竟然三下五除二吞下了所有的3斤麦种,等他转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不知如何是好,他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两腿一软,跪在了瓦罐的面前,等待着收工后父母的责罚。


3斤麦种是何家的命根,父亲听了何广位的讲述后,差点气昏过去,但他却将信将疑,他知道儿子的饭量很大,却不能相信儿子一顿吞吃掉3斤麦种。为了证实儿子不是在说谎,父亲咬牙又从邻居家借来十几个菜团,要当面看着他吃下,哪知广位抓起菜团,一阵狼吞虎咽,片刻之后,桌上的菜团已荡然无存。母亲放声哭了起来,她知道,凭自己的家境,已养活不起这个肚大无比的儿子了。


经过几个不眠之夜,何广位的父母决定将他送出去打零工糊口,不要他挣回多少铜板,只求他不被饿死就行。然而,无论地主和工厂老板,大都不肯接纳这位饭量奇大的孩子,何广位飘忽不定,只能隔三差五地为人家干一点零活,只要时间一长,他准会被主家赶走,因为他的大肚让哪一个东家都承受不了。不过,已经懂事的小广位决计不再给父母增加麻烦,他一边到处帮人打工,一边不断出外要饭,虽然饭量奇大,但他还有一个别人不具备的特点,那就是即便饿上两天,他也依然结实有力。凭着这一身与众不同的特点,何广位挣扎着活了下来。


12岁时,父亲外出做小买卖,被当地土豪打伤致死,全家像天塌一般,悲痛数日。在亲邻的帮助下,草草葬了父亲,于是何广位的肩上,又多了一份养家的重任。他更加勤快地打工、扛活、要饭,近乎疯狂地用自己的力气换得每一粒粮食和几文工钱,而自己却常常用人家的涮锅水充饥。


14岁那年,小广位独自一人飘荡到河南驻马店一带。一天,他在街头被一位卖艺人吸引,萌发了习武学功夫的念头。于是他一连几天跟着这位姓王的卖艺师傅,热心相助,诚恳拜师,终于打动了豪爽正直的艺人,将他正式收为徒弟。学艺3年,何广位忍饥挨饿,苦练本领,不仅练得力大无比,而且练就了一身腾挪闪跳的绝世轻功。


17岁那年,他随师傅卖艺到湖南长沙。在一处繁华的街市中,他和师傅刚刚打开场子,聚得数百市众,突然一群兵痞闯来,赶走众人,要师徒单独为他们表演,迫于无奈,师徒只好依例耍了一通拳脚,耍完之后,血气方刚的何广位上前向为首的一位军官要钱,这下可惹恼了这帮兵痞,不但不给钱,而且破口大骂,挥手便打。为首的军官,还掏出驳壳枪-。何广位年轻气盛,受不了这份侮辱,他不顾师傅劝阻,突然抓起一根哨棒,旋风一样挥舞起来,打得20多名兵痞连声惨叫,屁滚尿流,满地乱爬。然而,兵痞毕竟有枪,一顿暴打之后,何广位也不敢恋战,拉着师傅就向人群中狂奔,受伤的匪兵在后边持枪追赶。就在这次奔逃中,师徒二人走散,以后再未谋面。


由于怕匪兵追上,何广位日奔夜逃,赶到桃源县余坪山区的时候,已经精疲力尽了,看看天色渐晚,他便选了一处山坡坐下来,背靠着一块半大的石头开始休息,由于过分疲累,一会儿何广位便沉沉地睡着了。半夜时分,他被一阵触动弄醒,恍惚之间,只觉得有一只手在抓动着他的肩膀。他猛一激灵,心想这荒山野岭还会有贼人打劫吗?于是他不动声色,伸手向后去猛捉其手,谁知刚一接触,他便大吃一惊,这哪是什么贼手,分明是一只毛绒绒的前爪,他的脑子里登时清亮了,这不是贼人,这是荒山之中的客人,是一只凶残无比的恶狼。此时,恶狼口中腥臭的热气已经扑到他的面前。何广位知道,如果这时他扭头观望,恶狼便会一口咬住他的喉咙,这是性命悠关你死我活的时刻,何广位横下心来,猛然伸出双手,抓住恶狼的一只前爪,向下奋力一拉。恶狼哪里有这种防备,顿时一个跟头跌落到何广位的面前,还未等它叫出声来,何广位早已抽身跃起,骑坐在它的身上,一顿铁拳猛揍,恶狼立刻口鼻流血,一命呜呼。


何广位看着恶狼已停止了抽搐,方才站起身来,将手上沾染的鲜血在恶狼的皮毛上蹭了蹭,这时,他才感觉到浑身精疲力尽,已累得迈不动步子了。何广位坐在恶狼的尸体旁休息了片刻,这时天已放亮,何广位正想起身离开这道荒凉的山坡,突然心中冒出一个念头,自己已经两天没有吃过饭食了,何不把这只恶狼扛下山去,在集镇上换得几个烧饼,如果运气好点兴许还能有碗热汤面吃。


于是,何广位重又抖擞精神,扛起100多斤重的恶狼,颠簸着跑下山冈。


在桃源县城的街市中,许多人围住观望这位扛着恶狼的年轻人,议论和称赞他的神勇。一位有点身份的中年人买下了他背上的这匹狼,说是弄一张好的狼皮褥子过冬,由于没有干过这种营生,也不知这个行当的行情,何广位不会讨价还价,只是被动地收下了中年人递上的30块大洋。只是这30块大洋,已经让何广位喜出望外了,活了17年,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现钱。这不仅能让他吃一顿饱饭,而且还可以捎到家里,让母亲和弟弟们买几袋米面。何广位乐了起来,看来,自己有了糊口的本领了。


自从进山擒狼之后,何广位的生活有了明显的改观,他有钱吃饭了,而且也能不时地为母亲送去一点物,补贴家用。但是这仅仅是何广位捕虎猎豹生涯的开始。


一年之后,何广位流浪到湖北的大别山区,这里林深草密,人迹罕疏。


在一片松林中,何广位借着月光,快捷地向山下急行,轻风沙沙,松涛阵阵,营造出一种让人生畏的荒野气氛。山中不时有鸟雀扑楞楞飞出的声音,何广位顾不得理会这些,只是把手中的行囊用力甩到后背上。眼前有几块巨石,在月光中反射出幽蓝的光,背后有一丝异样的声音,凭着这几年练就的耳中功夫,何广位知道这是一只野兽。他迅速扔掉肩上的行囊,突然急转身,回头观察,这一望不打紧,差点让何广位惊出一身冷汗。几丈远站着的,可不是他想象中的恶狼,而是一只吊睛白额的猛虎。


人与虎对视了几分钟,在这几分钟里,何广位的思维在不断地变化。打还是跑,如果要打,自己可没有十分的把握,因为一年多来,自己的对手一直是山中的恶狼,虽然凶猛,但毕竟体魄、力气都较小。至于老虎,谁不知那是兽中之王,人在它的面前,十有八九是逃不脱的,自己虽说有点功夫,力气也算不小,但对付猛虎,可真是心中无底呀!再说跑,自己真能跑过猛虎吗?如果被它追上,便难得活命,落个葬身虎腹的下场。与其被动地等死,还不如下决心拼它一场,或许有胜出的可能。心中这样打定主意,何广位开始悄悄地退后几步,一是寻找一颗松树作掩护,好在猛虎扑过来之后,自己闪身躲开,让树身撞它一下。二是借机让猛虎看出自己的怯意,引诱它主动地扑过来。谁知,何广位在一棵粗壮的松树前站定后,那猛虎还是不立即扑过来,只是向前挪动了两步,再一次虎视眈眈地望着他,仿佛要扫尽他的勇气。这下何广位有些急了,只见他弯腰捡起一块石头,大喊一声:"打!打--嗨!"猛虎哪受过这等挑衅,立时挺起前腿,嗖的一声扑将过来,震得树叶都唰唰作响。这时的何广位反而冷静了,他拉开马步迎着猛虎,待到猛虎扑到他面前时,突然一个闪身,左拳飞快地击中了猛虎的鼻梁,只听"呦"地一声,猛虎凭着惯性重重地撞到老松树上,之后砰然落地,两个前爪急切地朝面门上抓挠,何广位抓住这个有利时机,跃上虎背,一顿拳脚,猛虎立时肠断而死。


几分钟后,何广位摸了摸猛虎的耳后,断定它确实已死,这才将行囊拴到腰中,伏身背起猛虎,下得山前的集上叫卖。这一天猛虎为他换得了百余块大洋,但更重要的是,成就了这位旷世奇人的百年英名。


之后的几十年,何广位遍游国内20多个省市的32条山脉,擒得猛虎7只,恶豹230多只,野牛9头,野猪700多只和恶狼800多只,他的英名也威振华夏八方,许多地方都设法邀请他进山擒豹,为民除害。1934年,何广位在湖南省东安县与卖山菜的姑娘毛满崽相识。满崽姑娘常采山菜接济广位,二人以虎为媒,喜结姻缘,后生有五子。因四儿子何振湘娶了个孟州姑娘,1972年,他随儿子定居孟州至今。


1943年,何广位在广西打死一只猛虎,扛到集市上去卖,不想被4个荷枪实弹的日本兵撞见。日本兵被这色彩斑斓的猛虎迷住,立刻端起三八大枪逼住何广位,要将这名贵的猎物据为己有。何广位哪能忍受这几个异族的欺侮,立刻血往上涌,他操起随身携带的尖刀,眨眼间劈倒了3个日本兵。当他拉着妻子翻墙逃跑时,被剩下的那个日本兵开枪击中小腿,负伤逃回。后来,日本人又找到了他居住的小屋,可怜两个小儿,被日本兵摔死。


新中国成立之后,何广位仍奔走在祖国的山山岭岭擒虎驱豹,保得一些山村的平安。不过,从这个时候开始,何广位在打虎打豹时,开始改变方式,他总是在迎头制服猛兽之后,不再置它们于死地,而是控制拳脚的力量,只是把它们打昏过去,然后放进特制的铁笼子里,辗转出售给国内的动物园。


在何广位一生的捕虎生涯中,也曾有过几次历险。但都凭着过人的胆略化险为夷。1955年,他在陕西岐山,曾被500余只野狼围困,惊险之余,何广位凭着临危不乱的过人意志,果断制服两只头狼,硬是震慑了狼群,吓得众狼纷纷逃命。1976年,太岳山下的一个小村庄,时有群豹出没,吃牲口,伤路人,弄得人心惶惶,何广位应邀而来,只用了两天,就擒得一只领头的公豹,谁知在他将公豹装入笼中时,由于该村支书伸手致谢,导致老豹窜出铁笼,跃身扑向何广位,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何广位猛挥右拳相迎,一拳打在公豹口中,老豹应声落地,而何广位的右手背处,却镶进了老豹的四只门牙。然而何广位手伤未好,就又只身进山,再次捉得3只野豹,送到了河南安阳市人民公园。


何广位除了捕虎擒豹的本领外,还有一个让世人感叹的,就是他那让人无法相信的饭量和酒量。据何广位自己讲,他在60岁之前,很少吃过饱饭。因而那酒足饭饱的经历,便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1955年,在山西永寿县的罗山村,他赤手空拳为村民制伏了祸害百姓数日的一只野豹,山民们感激他,大摆宴席,席间村干部和村民频频劝酒,何广位创下了一人独饮17瓶西凤酒的记录。1966年,在济源王屋山区,老何经过几天奔波,捉得野豹数只,济源县委的领导决定奖励他,当问及老何需要什么时,老何不好意思地说:你们管我一顿饱饭就行。县领导心中有些沉重,当即带他到县委小食堂,在众目睽睽之下,何广位又创下了一次进食20个鸡蛋,62个馒头的惊人记录。


从1983年开始,何广位由孟县政协推荐,先后成为焦作市政协委员和河南省政协委员。首次来到焦作开会,老人在享受一个政协委员的民主权利之后,却有一丝为难,每次开饭,10个人一桌饭菜,别的委员都津津有味地吃饭喝酒,何广位总是纹丝不动,有时干脆借故走开。工作人员发现了这个现象,以为他们的饭菜不合老人口味,到房间征求意见,老人才说了实话:我自己饭量太大,莫说10个人一桌,就是我一个人一桌酒菜也未必能吃得饱哩。工作人员顿时明白了原因,从此,不论是焦作市政协会议还是河南省政协会议,就餐时总会有一个独特的场面,那就是长须飘然的何广位总是一个人坐在一个大桌旁,独自享受着那10人才能吃完的饭菜,而且吃鸡鱼不吐骨头。


何广位还有其他异处。他力气特大。一拳击出,能震碎虎豹肝肺内脏。一年孟州开韩愈研讨会,文人云集武桥,何广位当众表演,80多岁了,一弯腰,抱起半截水泥预制板,放到了半截墙上。也许是常捉虎豹身上有味儿原因,狗见他都不敢吠叫,夹起尾巴溜走。他跳跃惊人。一年政协会饭后,大家让何广位表演。只见他也未助跑作势,只是一垫步,就从桑塔纳轿车的车头跃到车尾。


80年代末,为保护野生动物资源,维护生态平衡,国家制定了《野生动物保 》,从此,何广位自觉地停止了擒虎驱豹的生涯。1987年,当何广位一家将最后一只捉到的豹子送交郑州动物园之后,全家人十分郑重地开会研究了以后的生路。当时何广位提出,全家人不再捕猎,就在当地务农,至于老人自己,由于离不开山林,且又有多年的采药经验,老人决定只身进山采药。老人说,现在豹子少了,也不大会伤害人了,我的猎豹本领用不上了,但采药还是可以的,我的身体还不错,精神头也满足的,如果能再在中草药上弄出点名堂,也算是临老的一个安慰。


进山采药很苦,但老人觉得和打虎打豹相比,这已经是很舒服的事了。饭量也减少了,一顿能吃2斤肉,喝1斤酒。从80年代末开始,老人多次带领儿子何振湘,出入于滇、川、陕、陇的深山之中,采得名贵中药无数。后来,老人又将自己几十年来观察虎豹遇病自治的绝招和深山采得的中药结合起来,研制了一种药酒,取名为何广位家酒,在各级政府的支持下,孟州市广位酒业有限公司也在一片热烈的气氛中诞生了。公司每年限产保健药酒1万瓶,很受市场欢迎(何广位于2004年1月4日去世)。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szriders.com/thread-34553-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