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12|回复: 0

1996年“女护士家中死亡”案,凶手竟然是自己的丈夫,曾伪造现场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3-1-25 01:4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标题:1996年“女护士家中死亡”案,凶手竟然是自己的丈夫,曾伪造现场
              
            古有“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之说,这话不用多做解释,指的是夫妻和睦,也是人人向往的爱情。

可“人活一世,草生一秋”,荆棘坎坷何止千万,哪里又有可以维系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爱情”呢?或许有,但也需要夫妻两人共同经营,一旦其中有一人违背了曾经的誓言,“灾祸”也就不远了。



1996年8月,西安警方接到报案,案发地是一座高档小区;警察抵达案发小区时,早有二老一少,3个人等在现场。

报警的是一位刚满20岁的小姑娘,也是提前等候在现场3人中的一个,她还是第一目击证人、受害者家里的保姆,名叫“金萍”(化名)。

受害者是该家庭女主人,职业是西安某医院护士,名叫“梁洁”(化名);警察赶至现场,受害人已经死亡。



经询问,保姆“金萍”已在梁洁家中工作了两年多,据她描述:“梁洁”(受害人)是一位非常温柔、和善的女主人,尽管她本身工作很忙,但回到家后依然帮自己(保姆)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

也是这个原因,金萍和梁洁二人的关系非常融洽,为了报答女主人,“金萍”除了照顾梁洁家之外,顺便也会去她的公婆家照顾两位老人;如果比较晚,两位老人会将“金萍”留宿一夜,第二天一早再回梁洁家。

案发前一晚也是如此,“金萍”忙完家务后梁洁还没有回家,她就顺道去了梁洁公婆那里,因为太晚便留宿在二老家中,当时是8月9号。



8月10号一早,保姆“金萍”再次转回梁洁家,打开门后发现家里一片混乱,地上到处是随意丢弃的衣服,进门后发现了地板上躺着的女主人。

起初,保姆“金萍”以为女主人生病了,忙给男主人发了条传呼:梁洁病重,速归!

做完这些之后,保姆“金萍”试图唤醒梁洁,可呼喊了半天,女主人没有任何反应,下意识伸手摸女主人的鼻息,竟然早已没了呼吸!



小姑娘哪见过这种场面,吓得当场大哭起来,残存的冷静意识是:寻求帮助;于是,保姆“金萍”匆匆忙忙敲开邻居家的门,邻居是一对老教授,平时两家经常走动,此时小保姆能想到的也只有这对老人了。

“邻居二老”大致听小保姆诉说情况后,并没有进受害者家中观看,而是要她赶紧报警,三人一同在门外等候警察到来,同时也为了保护案发现场。



再看凌乱的案发现场,难道是“入室行凶”?

案发现场一片混乱,衣柜明显被人动过,且里面的衣服被翻得乱七八糟,许多被随意丢弃在地上、家里的电视机也有被人移动过的痕迹。

很明显,这是有人故意为之,按一般逻辑推理,犯罪嫌疑人应该是在翻找什么东西;这里是高档小区,犯罪嫌疑人最有可能寻找的是钱财,又恰巧被回家的“梁洁”撞见,于是凶手将其杀害后逃走。

难道真是一起“入室行凶”案?不像。



警方发现了数处疑点,大抵有三个方面:第一,受害人家的门有两层,外面一层是防盗门,里面还有一层正常门户,但均没有被撬动过的痕迹,甚至所有窗户也没有被人为破坏的痕迹,凶手是怎么“入室”的?

第二.受害人家里的是一台27寸的老式电视机,非常笨重,想搬动它并不容易,如今电视机却倒翻在地板上;也就是说,电视机不可能被人“无意碰翻”,应该是被人“刻意掀翻”的,犯罪嫌疑人究竟想干什么?

第三.现场茶几上有一个包,包内有1万现金及其杂物;如果犯罪嫌疑人是在寻找钱财,为什么又跳过这么明显的一个装有“巨款”的包呢?



同时,初步尸检报告也出来了,报告显示:受害人“梁洁”身上未发现明显打斗过的痕迹,唯一伤痕,也是其致命伤在脖颈处,留有一道深深的勒痕。

种种迹象表明,该案不像“入室行凶”,犯罪嫌疑人很可能也不为钱财,不排除“熟人”在屋内作案的可能;既然犯罪嫌疑人“不图财”,难道是感情纠葛?

就在此时,这家男主人、也是受害人的丈夫“蔺宇飞”(化名)乘出租车赶回,看其惊慌和焦急的样子,应该是一路狂奔回家的。



“蔺宇飞”狂奔入门,也没和任何人打招呼,径直扑向受害人尸身,嚎啕大哭地说“小洁,到底是谁这么狠毒杀了你啊,没有你,我和孩子可怎么办呀!”

当时案发现场的门是开着的,从门口往里看就能发现地上盖着白布的(梁洁)尸体,同时活着的人也都在现场;就是这个细节,现场警察起了疑心,低声问保姆金萍“你发传呼给蔺宇飞,内容说的是‘梁洁已死亡’吗?”



保姆“金萍”认为是警察的例行询问,于是很肯定地回答“没有,当时我并不知道女主人已经死亡,只是觉得她生病了,因此我给男主人发的传呼内容是‘梁洁病重’,并非‘死亡’。”

这里就出现了前后矛盾,既然保姆并没有说“女主人死亡”,蔺宇飞又是怎么知道“梁洁已死亡”的?而且进门直扑尸体。

虽然出现了矛盾点,但前面也说了,当时主要涉案人员都在现场,或许“蔺宇飞”归家后看少了妻子;且从门口看,现场只有一具蒙着白布的尸体,或许是“蔺宇飞”注重细节,提前猜出了遇害人就是妻子“梁洁”呢?



既然可以解释的通,现场警察并没有深究,只是悄悄记下了这处疑点。

看着痛哭的“蔺宇飞”,在场的人无不感动,但亲人已逝,如今所能做的只有尽快找出并抓获凶手;几名主要涉案人员被带回公安局配合调查,这里单说“蔺宇飞”,因为他反应最为激烈,还一直在自责,说“自己害了妻子”。

据蔺宇飞描述:自己是骨科医生,和妻子(梁洁)同在一所医院上班,如今刚升职为“办公室主任”不足3个月;因为刚升职,科室内部杂事比较多,外面又有许多朋友表示祝贺,因此应酬比较多,一天到晚很少在家陪妻子。



事发前一天,又有几名外地朋友(也是潜在客户)来到西安,“蔺宇飞”白天要陪着他们四处游玩,晚上还要陪着吃喝玩乐,在家的时间更少了。

事发当天,“蔺宇飞”与妻子(梁洁)一同起床,大概是早上6点左右;他这天的行程依然安排的很紧,7点前要赶回医院写报告、8点半还要赶去陪客户。

案发当天7点半左右,“蔺宇飞”在医院写完报告后,曾拨通了家中座机,但没人接;当时以为妻子“梁洁”出门买菜了,“蔺宇飞”认为距离见客户的时间还早,就打算先回家看看。



“蔺宇飞”到家后才发现,自己竟然将家里的钥匙忘在了办公室,此时如果转回办公室取钥匙再回家,肯定会耽误和客人约定的“8点半见面”时间,于是他只好作罢,直接去了客人所在的酒店。

可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妻子就与自己天人两隔了;上诉是“蔺宇飞”行踪的自我描述,乍一听,似乎一切都合情合理,说的滴水不漏。

既然暂时找不到疑点,警察又询问蔺宇飞:是否有怀疑对象?



蔺宇飞想了许久,终于说出了几名“他认为”的怀疑对象;因为妻子(梁洁)长得漂亮,医院内确实有人骚扰过她,比如一位“姜姓”科室主任、还曾有一位富商送过妻子回家。

警方不会犯过任何一处疑点,既然“蔺宇飞”说出了他的怀疑对象,针对这些人的调查就此展开,但结果显示,凶手并不是这些人。

据医院介绍,“姜姓”科室主任已经年过半百,且为人正派,除了工作,往日基本和梁洁没有交集;还有那位“富商”,确实送过梁洁回家,但当时富商顺道送的人很多,且送梁洁回家后就基本断绝了来往。



既然这些人都没有作案动机,且言行在公众监督下,“蔺宇飞”肯定也都看在眼里,可他为什么还要将这两人作为“怀疑对象”呢?或许是“有病乱投医”的瞎怀疑,或许是在故意转移警方的注意力。

出完这些“幺蛾子”后,警方还是从蔺宇飞的叙述中找到了疑点:其一,蔺宇飞说,案发当天他曾拨通了家里座机;警方曾要求电讯局协助,查询结果是:当天,梁洁家中座机并没有关于蔺宇飞的通讯记录,他在说谎。

其二,案发当天,蔺宇飞说“和梁洁一同起床”,尸检报告显示:梁洁尸身内残存大量尿液,很可能是她起床后还未来得及上厕所,也是在这段时间内遇害了;既然“蔺宇飞和梁洁一同起床”,这么短时间内,梁洁遇害,蔺宇飞应该也在现场才对。



警方也曾向“蔺宇飞”提出类似疑点,此时的蔺宇飞瞬间变得神情紧张,且情绪激动地质问警察“你们怀疑是我杀了梁洁?她可是我的妻子,我怎么可能勒死她呢!”

终于,“蔺宇飞”露出了马脚。

当时警方只是询问,并没有说:是“蔺宇飞”杀了梁洁,他这么激动干吗?

再有,既然案发时蔺宇飞不在现场,也没看过尸检报告,他怎么知道梁洁是被“勒死”的?



“蔺宇飞”身上的疑点越来越多,警方开始对其着重检查,随后就发现他小腿上有一道明显抓痕;同时,法医在受害者“梁洁”指甲里也发现了残留物,检验后证实是蔺宇飞的皮屑,这又该怎么解释?

基于这些疑点,在警方严峻审讯的重压下,“蔺宇飞”终于难以自圆其说,承认凶手就是自己。

起初,“蔺宇飞”并没有说谎,他确实刚刚升职,各方应酬十分频繁;如果一般应酬也就罢了,在狐朋狗友的引诱鼓动下,“蔺宇飞”开始出入风月场所,并传到了妻子(梁洁)的耳朵里。



案发前几天,蔺宇飞和梁洁已经发生过数次激烈争吵,但蔺宇飞依然我行我素,尤其晚上经常留宿在外。

案发当天,蔺宇飞和梁洁确实在早上6点左右一同起的床,但还没下床就爆发了激烈争吵;蔺宇飞想快点离开,梁洁却拦住去路不让其出门,并宣称“你要出这个家门,就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蔺宇飞大怒,说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说完,蔺宇飞顺手用床头尼龙绳套住梁洁的脖子,梁洁在挣扎过程中抓破了蔺宇飞的小腿;身为医生,应该知道“勒颈”的后果,但蔺宇飞太过恼怒,再等松手时,梁洁已经停止了呼吸。



蔺宇飞知道闯了大祸,就想伪造现场逃避罪责,于是故意将家里弄得很乱,好像遭遇了“入室抢劫”一样,随后又编造出一套“自认为完美”的话术。

只可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蔺宇飞虽然自认为准备充分,但终究难逃正义的制裁;最终,蔺宇飞以“过失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



该案虽已完结,蔺宇飞也得到了相应制裁,但留给人们的警醒始终挥之不去;该案中,究竟是妻子不理解丈夫的“应酬”,还是丈夫做得太过分呢?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szriders.com/thread-52485-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